您好!欢迎你光临圣严法师:“慈悲没有敌人,智慧不起烦恼”_秋水.伊人小轩 Yolinda Manor!

体育

I

交友

I

论坛

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【小轩文学】>>>禅悟>>>圣严法师:“慈悲没有敌人,智慧不起烦恼”
圣严法师:“慈悲没有敌人,智慧不起烦恼”
发表日期:2009/2/26 12:35:00 出处:家国情怀 作者:未知 发布人:lindaqyl 已被访问 623

  长年深受肾脏病之苦,台湾知名佛教大老“法鼓山”创办人圣严法师,于二月三日圆寂,享寿八十。海内外许多善男信女听闻恶耗,同感悲悼。李连杰、林青霞、林怀民、马英九、刘兆玄、谢长廷、郭台铭、殷琪、乃至已故的王永庆…,台湾及海内外华人世界士农工商各个阶层,政坛领导人不分蓝绿党派、商界大老板不分产业类别,遍布岛内各个角落,处处皆有圣严法师的信众、弟子、朋友。众人听闻圣严圆寂,无分亲疏,莫不深表哀戚。纵然佛家教人要“舍得”,但在许多人内心深处,圣严过世,比国殇还要令人沉痛不舍。足证圣严生前对台湾社会的宏大影响无远弗届,身后更将长留去思。

  借着各种宗教活动的机缘,圣严与岛内政治人物时有互动,经常以佛家智慧语录或者佛法偈语相赠。从他和几位元台湾政治人物对话当中,不难发现圣严确是一位“因材施教”充满智慧的高僧。

  一九九八年年底,陈水扁连任台北市长失利,正准备展开“学习之旅”,晤见圣严时,圣严以一句:“慈悲没有敌人,智慧不起烦恼”勉励落选市长的陈水扁。一年多后,二000年三月二十日,陈水扁当选台湾领导人,选后第二天一大早,陈水扁就上台北法鼓山农禅寺,拜候圣严法师,陈水扁告诉在场媒体记者:“慈悲没有敌人,智慧不起烦恼”,圣严法师这句话让他收获很多,得以重新站起来,承担更大的责任,如果没有大师开示,不可能经过激烈选战落败后,平复心情,勇敢再出发。

  二00四年四月七日,陈水扁贪腐事件尚未曝光,曾经又以台湾领导人的身份,亲赴法鼓山晤见圣严法师,据称,在那次近两小时的会晤场合里,圣严告诉陈水扁,社会意见多元,每个意见都该倾听,很多事应心存感恩,有意见的人不是敌人而是朋友,对于反对意见要感谢,反对意见能提醒自己检讨、反省,这样才能进步。

  多年间,圣严数度送给陈水扁的智慧言语,像是:“慈悲没有敌人,智慧不起烦恼”、“有意见的人,不是敌人,是朋友”、“要感谢反对意见”,这些并不深奥的话语,却寓含了深刻的哲理;圣严这些金玉良言,直指陈水扁内心最阴暗的角落。究竟有没有渡化陈水扁?改变陈水扁?陈水扁过去这些年来充满反复、仇恨、挑拨的言行,说明了一切!

  至少,假使圣严赠予陈水扁那句“慈悲没有敌人,智慧不起烦恼”,果真在陈水扁内心奏效,陈水扁果真拥有“慈悲”、“智慧”,他又怎会走上贪腐的邪路,陈水扁最大的敌人与最大的烦恼都是他自己。

  二000年九月,圣严在与时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对谈时,告诉马英九,处事要用智慧,勿用手段,年轻时别人瞧不起他,靠着自己勤奋,日子久了别人自会觉得不同。做大事的人,随时要记得宽容。

  不光是给政治人物的智慧隽语,台湾城乡大街小巷,甚至路边做生意的小店铺,偶见墙上贴着法鼓山赠送的劝世标语,上头印着圣严法师的名句:“面对它,接受它,处理它,放下它”。这句话,在经济不景气,社会人心浮躁不安的时刻,确实默默起着心理镇定剂的作用。 
   处当今蓝绿尖锐对立的生态中,也惟有像圣严这样有智慧的高僧,在面对彼此之间矛盾复杂、争斗激烈的各党各派政治人物时,能够非常圆融地把蓝绿党派政治领袖,同时邀请兜拢在一块,不但不会让蓝绿人物在众目睽睽下,流弹四射面红耳赤,反而是以佛教大老的威望,以及佛家的法喜,化解敌对党派的口诛笔伐尔虞我诈。他以诚心汇聚蓝绿人物,让彼此共处一室、共治一炉,却又能有节有度,让聚会和谐圆满落幕。仪式结束之后,无论蓝绿,也都不会怪罪圣严厚此薄此。即使在选战白热化期间,他依旧恪守中立超然的一贯立场,从不置身政治漩涡,更不偏坦一方。举一个例子,大家即可从圣严一举手一投足之间,清楚看见他智慧独具的方外身段。

  二00五年十月二十日,台北法鼓山农禅寺举行开山大典,所谓“开山大典”,简单易懂的说,就是揭开一尊新佛像上覆盖的布幔的仪式。当天,连在场的政治线记者都赞叹,圣严安排各界人士的座位真是巧具慧心;陈水扁和马英九两人的座位分别被安排在圣严法师的右、左两侧,这还是圣严事前的巧妙安排,精采的临机应变还在后头。

  揭幔仪式开始后,由法鼓山的法师逐一唱名,邀请在场的艺文界、媒体界和宗教界领袖上台揭幔。揭幔代表鱼贯上台,马英九也就定位后,陈水扁倒数第二个上台,最后走上台的是主人圣严法师。照法鼓山原先的安排,预备把中间的位置留给圣严、陈水扁、马英九三个人站的,而且,照仪式流程,马英九上台站定位后,陈水扁应该要被导引到马英九身旁,好让正中间的位置留给主人圣严法师。但是,哪里知道陈水扁竟然刻意回避站在马英九身旁,而是站在另一头,与马英九遥遥相望,在陈水扁与马英九之间,刚好预留一个位置,给最后一个上台的圣严法师。

  看见陈水扁刻意站在台上的另一边,与马英九左右相隔,圣严不动声色,也不勉强陈水扁,神态自若,进行仪式。

  当佛像上的布幔被揭开,完成了揭幔仪式,司仪请台上揭幔代表依序下台回座位,陈水扁先走下阶梯,并回头伸手搀扶圣严法师的左手,圣严法师一方面伸出手让陈水扁搀扶,却又同时转身伸出右手准备拉马英九的手,马英九礼貌的伸手示意请圣严法师先走,圣严便先走下台,走了几步,眼看圣严快走到自己座位前面时,圣严法师一边紧紧抓着陈水扁的手,一边又转身牵牢马英九的手,圣严同时牵着陈水扁、马英九两人的手,几秒钟后才礼让各自就座。圣严机灵而巧妙地牵起两位政治明星的手,无论是陈水扁,或是马英九,都无法甩脱他那双充满智慧与温暖的手,蓝绿就在那一刻,彼此暂时偃旗息鼓,鸣金收兵。

  圣严这一举手投足之间,固然不以言语表达意含,但却以行动再次重复了他和陈水扁讲过的那几句话:“慈悲没有敌人,智慧不起烦恼”、“有意见的人,不是敌人,是朋友”、“要感谢反对意见”。也以牵着扁、马的手,向马英九再次传达“做大事的人,随时要记得宽容”、“靠着自己勤奋,日子久了别人自会觉得不同”。

  从揭幔仪式圣严举手投足之间的小动作观察,固然展现了他浓厚的方外风格,却也巧妙兼顾了世俗的政治生态,绝不致引发蓝绿任何一方有厚此薄彼的埋怨,而且还让各方窝心温润,点滴在心,福慧圆满。
  圣严法师从何培养了这种通达的本领?这必须从他的出身与佛教阅历谈起。

  圣严法师,一九三0年出生于江苏省南通县,俗家姓张,幼名宝康,学名志德。十四岁那年,圣严在狼山广教寺出家。从十四岁到十九岁的五年间,圣严历经了经忏、佛学院两个阶段的佛门启蒙岁月,一九四九年初某一天,他在动乱大时代的因缘际会下,投身军旅,又改回原来的俗家姓张,但名字已不叫志德,而改名张采薇(按:一九七0年代,圣严也一度使用“张圣严”亦俗亦僧的名字)。兵荒马乱之际,国民党当局忙着往台湾撤退,在上海解放之前,他跟着部队登上一艘兵舰,去了台湾宝岛。

  人在军营,心在佛门,圣严念念不忘往昔那段佛缘。因缘际会,自营区外出休假的某天,圣严巧遇灵源老和尚,在老和尚开释之后,得到禅法的入手处,开始重新温习佛经,津津有味地研习佛法,深入钻研。一九五九年,三十岁的圣严结束了十年的军旅生涯,在东初老人座下再度披剃出家,法号仍为圣严。

  佛教也是讲究师承及闸派的。东初老人和圣严是小老乡,他俗姓范,江苏泰县人,生于一九0七年,十三岁那年,在江苏观音庵静禅老和尚座下,剃度出家。东初年纪轻轻,可是记性特别好;二十一岁那年,静禅老和尚命东初到江苏镇江竹林佛学院钻研佛学,东初经常与竹林佛学院的霭亭长老、南亭长老求教。第二年,东初又转进寄尘上人主持的佛学院修学。最后,又进入太虚大师主办的福建闽南佛学院深造,主持闽南佛学院的是大醒法师,教唯识课程的是芝峰法师。

  和东初同时在闽南佛学院进修的同窗,有印顺、竺摩、戒德、默如、慈航、雨昙、觉民等法师,这些聪慧的青年佛门弟子,后来都成一家之言,为两岸佛教作出了宏大贡献。

  为追溯圣严法师的师承和门派,这里必须提起一位相当重要但被岛内传媒忽略的佛教人物──太虚法师──他是东初老人就读的闽南佛学院主办人,民国时期佛门名人。

  太虚法师俗姓吕,乳名淦森,学名沛林,原籍浙江祟德,清光绪十五年(一八九0年)十二月十八日,生于浙江海宁长安镇。太虚贫苦出身,靠自学进修成为佛学泰斗,华夏高僧。更关键的,太虚不仅仅是中国近代“人间佛教”的宣导者,近代中国佛教的统合者,更是民国时期与政治领导人若即若离,最受国民党当局与蒋介石看重的一位佛教高僧。

  太虚法师真正对中国现代佛教,起到领导作用,是在蒋介石北伐,拿下京沪之后。太虚曾经应蒋介石之请,到奉化为蒋介石原配毛福梅等蒋家亲族,开示佛学义理,安抚毛福梅仳离之苦(其时,蒋介石正准备与宋美龄结婚),无形中协助了毛福梅度过离异的心理黑暗幽谷。凭着这一层私人交情,蒋介石对太虚投桃报李,从旁鼎助太虚达成他改革佛教的目标。
 
  一九二八年四、五月间,太虚适因半身不遂神经痛症,到上海求医治疗。病中,太虚酝酿成立一个全国佛教的统一机构,发起召开“全国佛教徒代表会议”。这时,蒋介石发电报邀太虚到南京见面,请太虚陪他同游汤山。太虚便趁机向蒋介石建言,成立全国性佛教统一机构,此议马上得到蒋氏认同。于是,一九二八年七月底,成立了“中国佛教会”筹备处,这是近代中国佛教界第一次筹组全国性组织。

  一九三二年十月,蒋介石延请太虚担任雪窦寺住持。雪窦寺是蒋介石家乡的著名古剎,为蒋家三代亲族信仰重镇。太虚法师能膺任雪窦寺住持,说明他和蒋介石之间的关系,已是“自家人”的关系。

  由于国府“内政部”颁发侵夺教产的《寺庙与办公益慈善事业实施办法》,一九四三年,太虚和蒋介石关系出现紧张,太虚曾经写了一封信给蒋介石,悲愤陈词,表示将以死捍教,信上说:“整兴僧寺发扬佛教,以利益“国家”民族及世界人类,为太虚第一生命。太虚对于中国文化,世界学术之贡献非浅……对于抗建之努力,亦不为少。……催夺僧寺,危之佛教,以斩绝第一生命之举动,则太虚固无负于国人,而国人实有负于太虚也!…如何矜察,而令由主管官署施行,则太虚自当在佛教徒立场上,倍加努力以赞囊复兴中国民族之盛业。不然,则绝不能坐视寺僧催剥、佛教危亡,而再腼颜苟活于斯世也。”

  蒋介石接到太虚这封措辞强硬的信后,训令政府部门立即停止施行《寺庙与办公益慈善事业实施办法》。

  一九四六年,蒋介石有意提名太虚大师,担任第一届“国民大会”制宪代表,但是,国民党CC派陈立夫坚决反对提名太虚,理由是太虚计划筹组佛教政党“觉群社”。虽然太虚标举“问政不干治”,希望为僧侣议政开辟道路,但被陈立夫极力阻挠,于是,太虚法师的“觉群社”创立与制宪国代的提名,均无疾而终。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七日,太虚法师因罹患中风过世,舍寿之年仅五十七岁。太虚毕生组织之佛教团体无数,重要者诸如:世界佛教联谊会、中国佛教会、中国佛学会、中国宗教联谊会、世界素食同志会等。

  太虚大师门下著名弟子,有芝峯法师,法舫法师,大醒法师,法尊法师。人称太虚大师座下“四大金刚”。而圣严法师的师父东初老人,在福建闽南佛学院研修时,系师承太虚之门生芝峯法师、大醒法师,所以,追溯这一师承血统,圣严法师自是太虚大师这脉佛教门派的嫡系弟子,太虚为其祖师。

  一九四九年那场民族大动乱,祖国的佛门弟子,也随着俗世因缘,飘萍到了宝岛台湾。圣严的恩师东初老人,早在一九四八年底,将原本太虚大师开创的“中国佛教会”招牌拆下,迁带到台湾,那时东初老人担任“中国佛教会”常务理事。

  东初老人抵台后,颇能克绍箕裘,光大师门。一九五五年,东初在台北北投光明路兴建“中华佛教文化馆”,推展佛教文化事业。东初凭着他广泛的政坛人脉,邀请了陈诚(时任“副总统”)、于右任、章嘉活佛、印顺法师(与东初同门)等为委员,列名的发起人还有严家淦、张其昀、叶公超、俞大维、钱思亮、俞鸿钧、王云五等岛内各界贤达四百多人。
 
  基于“国家”特殊的战乱环境,太虚大师与政治维持着相当程度的若即若离关系,有点紧密又不是太紧密,并力行“问政不干治”,为当代僧人留下夙昔典范,较诸太虚,圣严这辈嫡传僧人可说是既不问政更不干治,但却仍与政坛维系着“有点黏又不是太黏”的互动。

  随侍师父东初老人,不仅仅在佛学修养上日益精进,更在人脉上受师承之加持。以与东初老人颇有交情的张其昀来说,就很欣赏东初的得意弟子圣严。张其昀,浙江鄞县人,当过蒋介石文胆(总裁办公室秘书组主任)、“教育部长”,也是阳明山中国文化学院(今改名中国文化大学)创办人。张其昀在世时,致力推动佛学教育,在中国文化学院校区内设置中华学术院佛学研究所,一九七八年,延请圣严法师当所长。

  东初老人,在圣严担任中华学术院佛学研究所所长的前一年圆寂,舍寿时七十一岁。据说,东初老人圆寂前一天(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十四日),东初告诉弟子:“明晨不必为我准备早点了!”并吩咐弟子鉴心、海智,吃过晚斋,即行沐浴。隔天,东初老人果然安详迁化。

  岛内外传媒鲜少着墨,圣严曾经在一九七五年夏天,出席那年的“国家建设研究会”。“国建会”在蒋介石晚年、蒋经国先生接班初期,可说是风光一时的年度盛会,有资格出席这每年一次盛会的人士,几乎全是蒋氏父子认定为社会才俊硕彦之士。圣严一九七五年参加“国建会”之前,这项岛内盛会从来不曾邀请出家僧侣。威权时代,岛内社会人士,能够被点名参加早先的“阳明山会议”和后来的“国建会”,实为无上荣宠。

  根据留美医学博士吴兴镛先生,在其近着《黄金档案》一书中提及,出席一九七五年“国建会”时,与圣严同席的情况,那时圣严已经取得留日文学博士学位。圣严当时使用的名字叫“张圣严”。据吴着形容:“张圣严在大会上提出建议是有关妓女的福利问题及社会问题,让人起敬。记得他还带我,两人到济南路一个什么精舍,去吃素菜席,那精美的素席,让我这还在做研究的穷医生,大开眼界。回美后,法师也到了美东,在纽约附近修行并推广禅坐,还留了些他寄来的资料。很高兴看到他声誉日隆,信徒日众,创立法鼓山,精神上,洗涤社会众生,在国内外,都做出了重大贡献。当年就看得出,确是位出世的高人。”

  四十五岁的圣严竟能列名“国建会”,让当时的人猜不透,这位僧人他究系何方高人?斯时鲜少有人追溯,圣严的祖师太虚大师,一度被蒋介石待之以国师之礼呢。当然,吾辈也不能忘记,圣严长年钻研佛学,孜孜矻矻坚决努力,十年寒窗,终成台湾拥有博士学位的第一位僧侣。如果自己修行不够,即便有师承人脉加持,在浩如云烟的佛学汪洋之中,于岛内各大佛教丛林之间,焉能可大可久?

  尤令今人觉得特别的是,在蓝绿争斗剧烈,统独争执不休的台湾,竟能在圣严法师的座下,使蓝绿领袖化暴戾为祥和,委实是光怪陆离的台湾现象另一幕惊艳风景。但是,吾辈更应寻思圣严晚年提倡“心六伦”运动的深意,这才真正值得吾人反思再三,肃然起敬。影星林青霞说:“我认同圣严法师‘心六伦’的理念,台湾经过八年的失序,现在最需要的是重建价值观。”

  圣严遗言在灵堂只悬挂一幅“寂灭为乐”挽额。圣严肉身已经“寂灭为乐”,但圣严的精神将永恒不灭,生生不息!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快乐与富有伴您一生

秋水.伊人小轩 Yolinda Manor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QQ:545988891 联系人:秋水

琼icp备09005167